万bo体育欧洲杯

云南丽江反杀案307天:两家人苦学法律书籍,互指对方应为案件负责

唐加勇现在每天闲暇之余就是研读法律书籍,“唐雪肯定是正当防卫,不应该负责”。研究法律的还有李德湘的父亲李兆云,但和唐加勇的看法截然相反,李兆云认为唐雪对李兆云的行为并不属于正当防卫,“我儿子身上的刀伤不止一处,胸口的伤用法医的话来说就是差一点就要从前胸刺到后背了,如果一处刀伤算防卫,身上三刀四刀还算防卫?”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上游新闻和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019年2月9日凌晨,正月初五,一场不能回头的冲突,让云南永胜县的两个家庭陷入无解的困局。

起诉书显示,2月8日晚11点至次日凌晨,1993年出生的唐雪参加完朋友生日聚会后,在中洲村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比她大一岁的远房亲戚李德湘,因错车等原因,双方发生口角和数次冲突,李德湘倒在了唐雪家门前,唐雪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提起公诉。

事件在8月底被媒体曝光后,“退伍女兵”、“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等关键词引发舆论强烈关注:唐雪在家门口的黑暗中用刀将李德湘杀死,是遭遇了复合性、持续性不法侵害后的正当防卫,还是持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的故意伤害?

媒体报道后,唐雪、李德湘的家庭对于舆论作出了不同反应,但很快又变得一致:期望通过外界的关注获得有利于的结果。

今年3月,唐雪的父亲唐加勇在朋友家的婚宴上同李德湘的父亲李兆云发生冲突,唐家人便搬离了老家中洲村,自此之后两家人便没有再打过照面,但角力还在继续,不仅是对这媒体讲诉自己认知中的事实,也希望公安和检察院能够作出自己认为正确的认定。

12月10日,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获悉,8月7日,永胜县人民检察院就唐雪故意伤害一案向永胜县人民法院提起起诉后,10月检方曾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但截至目前,永胜县人民法院仍未确定此案的具体开庭时间。

案发至今已过去307天,真相仍然不明,两个家庭都在等待……

11月27日,昆明,唐雪的母亲在病房中。唐雪的父母提起女儿心情激动,期盼女儿早日回家。摄影/ 冯海泳

煎熬

11月27日,上游新闻记者在昆明一家医院肿瘤科见到了唐雪的母亲杨聪琴,后脑上可以清晰看到手术留下的疤痕,同病房的病友以为化疗带来的痛苦让杨聪琴总是泪眼婆娑,但丈夫唐加勇明白,对女儿唐雪的想念才是妻子的病根。

唐雪成为“丽江反杀案”事件的当事人后的9月2日,杨聪琴没能等来女儿涉案的进一步的消息,再次因头痛被送往了医院。核磁共振检测证实,杨聪琴患上了脑膜瘤。

9月底,杨聪琴和唐加勇一起去了北京的大医院求医。10月22日早7点,杨聪琴开始了切除脑膜瘤的手术。手术进行了接近七八个小时,成功切除了杨聪琴脑内约90%的脑膜瘤,用主刀医生的话来说,“手术进行的很成功”。

杨聪琴回忆说,被麻醉之后,感觉和分开了八九个月的女儿唐雪一直在一起,“我让她好好吃饭好好保护自己,唐雪让我安心养病,我们就那样聊天,感觉把这半年多没说的话都说了”。

在唐家勇看来,妻子被送进手术室的那七八个小时,自己经历了女儿唐雪出事以来最艰难的时刻,“如果手术中出了什么问题人不在了,女儿也在看守所里不知道未来怎么样,我这一辈子就全完了,我也不等什么结果了”。

现在,杨聪琴在昆明的医院接受手术后的后续治疗,周一到周五每天都要做一次化疗,控制还未切除的10%脑膜瘤继续生长。同痛苦的化疗相比,杨聪琴内心更多的是牵挂女儿,“出事后,唐雪就被警察带走了。我一直在想,唐雪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事”。

11月27日,昆明,唐雪的母亲在病房中,她还需要接受多次化疗。摄影/ 冯海泳

唐雪牵涉进致命冲突,唐加勇一家变了很多。

唐加勇早前在永胜县城做一些零工维持家庭开销,因唐雪案件寻求司法部门协助和照顾生病的妻子,本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唐家收入只能靠大女儿接济。夫妻俩在北京治病期间,为了节省每天100元的房租,每天奔波100公里往返医院和郊外便宜的住宿地,成了常态。

辗转丽江、北京、昆明三地治病,让两位老人变得疲惫不堪,加上病痛的折磨,唐加勇夫妻俩一度想要放弃,但杨聪琴说她告诫自己要坚持下来,“我治病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着唐雪走出来”。

另一个家庭也活在痛苦中。

沿着永胜县中洲村不宽的村道,从唐加勇家满是利器劈砍痕迹的大门出发,步行不到3分钟就是案件中去世的李德湘家。

上游新闻记者来到李家时,李德湘的母亲罗桂香正在准备喂鸡饲料,“事情过了这么久,也要慢慢走出来了,我也是最近才想通,原来眼睛一闭想到的就是李德湘”。

罗桂香心中的儿子李德湘是优秀的,“李德湘是通过体育生考进大学的,不是只看体育分,还是要看文化分才进去的,他这个大学生不容易”。

罗桂香在儿子出事之后,每天在家做农活,试图用忙碌冲淡对于儿子的想念,自称已经接受了儿子离开现实的罗桂香谈起儿子时,也会不由自主的生气,“我肯定希望能够还他一个公道,这半年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李德湘的父亲李兆云带记者上了二楼,那原本是李德湘的房间,房间内的布置还保持着李德湘生前时的陈设,只是床头多了李德湘的遗照,看着儿子的遗照,李兆云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视线久久不能从照片上移开。

李兆云和妻子从儿子出事后,就没有外出工作了,而是隔三差五的到永胜县和丽江市打探案件, “我养了他(李德湘)二十多年,就这样背着骂名被杀了,谁家接受的了这样的事情?”

2019年2月8日,唐家人拍摄的合影照片,唐雪(后排右一)在次日被警方带走至今。图片/受访者提供

矛盾

中洲村村委会附近的村道,是2月8日晚上11点李德湘拦截唐雪的地点,这里距离唐雪家仅有100米左右。事隔近10个月,对于事发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唐、李两家人仍然各自重复着自己的观点。

唐加勇转述女儿唐雪的说法称,李德湘“拦截并辱骂自己”后,唐加勇带着唐雪找到了李德湘,表示说“这是你妹妹,不要再拦她了”。

唐家父女准备离开时,李德湘突然冲向唐加勇,一脚踢向了他。

李德湘的父亲李兆云回忆称,2月8日晚11点13分左右,唐加勇确实给他打了电话,他代表儿子李德湘给唐加勇道了歉,但否认了李兆云曾辱骂唐雪,“只是要求对方放缓车速,并不存在辱骂一事,唐雪应该是觉得被拦车丢了面子,想让唐加勇帮她出气”。

李兆云还说,唐雪、唐加勇和李德湘的第一次冲突也不是儿子主动挑衅。唐加勇带着唐雪找到李德湘后,李德湘表示是一个误会,自己不会再拦唐雪,但双方准备离开时,唐雪的一句“你算什么东西”激怒了李德湘,双方随即发生第一次肢体冲突。

两家对于李德湘致死的细节仍然有很大的分歧。

李兆云说,李德湘当天短暂回家后,确实曾不顾家人劝阻,拿着菜刀冲出门到唐家门口,但很快被赶到的劝架人员抢下菜刀,人也带回了家。

一位当晚和李德湘同行的劝架者说,李德湘砍砸了唐雪家大门后,唐雪的父亲唐加勇曾拿着木棒走了出来,但劝架的人劝住了李德湘和唐加勇,双方没有进一步冲突,唐雪从家中出来时,被李德湘踹了一脚,唐雪退回大门后再次冲出,同李德湘发生肢体接触,不到一分钟后,唐雪回家,李德湘在往回走时倒地。

唐加勇回忆,李德湘第二次上门时,第一个走出去的是女儿唐雪,当他拿着木棒走出去时,唐雪已经和李德湘扭打在一起,并且一直在挨打。

唐雪和李德湘被分开后,唐加勇看到了李德湘倒地的过程,但他以为李德湘是喝醉了,“酒劲上来了”。

唐加勇指称,李德湘砍砸唐家大门门时,还曾有过爬院墙动作。李兆云和当晚曾出现在现场的另一位李家友人则对上游新闻记者否认了这一说法,说李德湘没有进入唐家大门,“一步也没有踏进去,更不可能翻墙进去”。

唐加勇现在每天闲暇之余就是研读法律书籍,“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这些原本陌生的法律概念,对唐加勇来说已经不再陌生,“唐雪肯定是正当防卫,不应该负责”。

研究法律的还有李德湘的父亲李兆云,从儿子下葬后,翻阅法律书籍成为了李兆云的一种习惯,但和唐加勇的看法截然相反,李兆云认为唐雪对李兆云的行为并不属于正当防卫,“我儿子身上的刀伤不止一处,胸口的伤用法医的话来说就是差一点就要从前胸刺到后背了,如果一处刀伤算防卫,身上三刀四刀还算防卫?”

11月25日,云南永胜,李德湘的父母和他们背后的福字,福字是李德湘生前所写。摄影/ 冯海泳

陌路

永胜县位于横断山脉喝攀西高原到过度地带,中洲村世代以来就较为封闭。

村里老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唐加勇和李兆云两家往上五代还是同一个祖先”,唐加勇和李兆云也从未否认过两人“远房亲戚”关系,两人从小学就在同一个班上学,直到事发前,二人关系都还不错,隔三岔五的在一起吃吃饭、喝喝酒,晚辈李德湘见到唐加勇,也会称呼一句“大爹”。

这一切,在2019年2月9日改变了。

冲突发生后第二天,在村里干部和亲戚的劝说下,唐加勇甚至拿出了自家仅有的两万多元的存款,东拼西凑6万元转给了李德湘的家人,“李兆云他们本来不要的,后来我们找了共同的朋友转交,他姑爹代收的。”唐加勇也曾多次通过共同的好友向李兆云致意,但都被李兆云给拒绝了。

对于唐加勇冲突给予的赔偿和慰问,李兆云没有否认,但他表示目前对任何赔偿都不感兴趣,只想要一个结果。而现在唐加勇也不再寻求李家的谅解了,“我女儿也是受害者”。

唐雪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后,李德湘的遗体也很快完成了司法程序,安葬在了当地公墓。

11月25日,云南永胜,李德湘的母亲罗桂香。摄影/ 冯海泳

唐、李两家自案件发生后,一直未停息相互指责――对方应为案件负责。

案发后一个月的3月8日,唐、李两家的一个共同好友在村里办喜事,唐加勇前去帮忙,正好遇见了前来吃喜酒的李兆云,两位困顿之中的父亲发生了冲突,但很快被旁人分开。唐加勇回忆,李兆云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但自己忍住了没有还手。

唐、李两家都在中洲村里的一条村道上,直线距离也就约一百米左右,“低头不见抬头见”。双方在喜宴上的冲突发生后,唐加勇和妻子决定搬到丽江市里大女儿家居住。唐加勇说从那以后两家人最近的碰面,就是在狭窄村道上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搬家避免了言语冲突,但两家的角力在媒体8月介入此事件的报道后变得更为明显。

媒体刚开始报道“丽江反杀案”时,李德湘的形象一度和“嚣张跋扈”、“醉酒闹事”相连。

李兆云对上游新闻记者坦言,他们从一开始就相信办案机关,面对上门采访的媒体,他一度并不信任,“我们才是死了人的受害方,(媒体)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来帮杀人犯说话?”

李兆云还前往办案机关,要求对涉案信息对外披露给个说法,“报道里面我儿子的形象就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我肯定不能接受,我当时就去县里面找了检察院,要求调查处理”。

唐加勇对媒体充满感激,认为,正是媒体、舆论对于案件的关注,让女儿唐雪得到了能够被公平审判的机会,“如果不是媒体介入,可能唐雪已经被判刑了,根本不可能还有机会让省检察院来重新复查”。

李兆云慢慢的改变了自己对媒体的态度,开始讲述自己对于案件所了解的情况、看法,“现在我觉得大家越关注这个事,办案部门就会更加的慎重,当时开庭日期都确定了,说不定没有媒体报道真的就判了,杀了人坐几年就出来了,我们也接受不了”。

李兆云相信,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定更近一步的开庭日期,“云南省最权威的司法部门都介入了这个案件,我相信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

11月25日,云南永胜,李德湘的房间保持着他生前的陈设,只是床头处多了一张他的遗照。摄影/上游新闻记

“等消息”

唐雪的母亲杨聪琴患上脑膜瘤前往北京治病的消息,高墙之中的唐雪并不知道,家里人一致选择了隐瞒。

2月9日凌晨唐雪被警方带走到现在,唐家没有亲属能够见到羁押中的唐雪,只能通过律师会见时将双方的近况进行简单的告知。

12月8日,唐雪的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了唐雪,唐加勇通过律师的描述,和女儿完成了一次隔空见面,唐加勇转述称,“律师说唐雪现在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胖也没有瘦,齐耳短发还是2月8号拍照时的样子,气色也还不错,听说还用自己的零花钱帮助其他的人,唐雪也在等待吧”。

唐雪也通过律师向家人转达了问候,同时带话希望家里人不要再往看守所里汇钱了。

2月9日凌晨李德湘倒地后,从中洲村到永胜县医院,李兆云都陪伴着儿子,这段二十分钟的车程也成为了两父子最后一段一起走过的路,“在车上他没有说一句话,到了医院医生直接说不行了,我当时就觉得完了”。

李兆云多次表示,自己会尊重检察院、法院的判决。但面对记者“是否会接受唐雪是正当防卫的结果”,李兆云坚定的认为这样的结果不会出现,唐雪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如果真的判正当防卫,我肯定会申诉到底”。

李兆云前往昆明委托了律师,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方式向唐雪提出了民事赔偿请求,但截止目前,双方的当事人、委托律师都没有就赔偿进行具体的协商。

每天,唐雪的妈妈都在忍受接受化疗带来的呕吐与头晕,但无论是对家人还是病友,她都说还能够忍受,“因为我要见着女儿出来的那一天”。罗桂香则在家里日复一日的料理农活、照顾丈夫,每天空闲时总会到二楼李德湘的卧室里坐坐,她说这里感受到儿子的存在,感受到儿子期望能够获得“平反”的迫切。

今年9月,永胜警方以“帮助云南省检问几个问题”的名义,分别找到了李兆云和唐加勇重新了解了案件的情况,对2月9日凌晨冲突发生时的情况、细节再次进行了详细询问。双方也都被同时告知,“不要接受媒体采访”。从那以后,无论是检察院还是警方,对两家人的回复都是“等消息”。

上游新闻记者从云南省政法部门相关知情人士处获悉,唐雪涉及的伤害罪一案,今年8月底媒体报道后,永胜县检察院曾将案件退回警方补充侦查过一次,具体的开庭时间仍未确定。警方也在看守所内对唐雪的伤情进行了重新取证,结合她之前的病例等资料,对唐雪作出了轻微伤的伤情结论。

值得注意的是,检方起诉书中曾提及,唐雪使用了一把“黑色手把水果刀”致伤李德湘,但这把“黑色手把水果刀”仍然没有寻获。

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发自云南丽江

云南丽江反杀案307天:两家人苦学法律书籍,互指对方应为案件负责已关闭评论